第八章

他不放弃她,但是,他会努力说服短视近利的父母,不管要花多少时间,耗尽多少心思,他都会竭力抗争到底,不再有任何妥协。

他不放弃她,但是,他会努力说服短视近利的父母,不管要花多少时间,耗尽多少心思,他都会竭力抗争到底,不再有任何妥协。

这里是台湾。”夏天甫以眼神警告好友别玩得太过火,全无຀喜色的冷比平时更寒。

这里是台湾。”夏天甫以眼神警告好友别玩得太过火,全无喜色的冷比平时更寒。

不过梦仍持续延续着,而且越来越频繁,他内心的焦虑也日຅益加深,像是似乎真有那ว么个人存在,而他把她遗忘了。

不过梦仍持续延续着,而且越来越频繁,他内心的焦虑也日益加深,像是似乎真有那么个ฐ人存在,而他把她遗忘了。

这不是他要的婚姻ี,穿着白色婚纱的新娘更非他所爱,可是他却必须ี残酷的辜负深爱的女子,迎娶另一个女人。

这不是他要的婚姻,穿着白色婚纱的新娘更非他所爱,可是他却必须残酷的辜负深爱的女子,迎娶另一个女人。

那当然不会有伤害力,对人类而言只是一个标记,起不了作用,就像胎记一样,没什么เ值得大惊小怪。

偏偏他爱上一名女巫,属于黑暗世界里的一抹合影,光明一碰上阴影,简直是赤蝎和黑寡妇,谁都想要对方的命,可是谁也占不了上风,形成对峙。

这么好笑的事怎么可以残忍的叫人忍住不笑?百年难得一见啊,他不笑个够本,哪对得其他们来娱乐他的善心?

咳!好了,金子,你要买什么?《女巫ใ闺房秘岌一百招》、《我要男人玩玩乐》,还是这一本最新า出版的《男人,你是我的奴隶》?这可是目前销售最好,高居排行榜ึ第一名的好书哦。”金巫努力推销,笑眼眯眯。

你看我需要这些东西吗?”金子宣恶狠狠地瞪大眼,把所有的不满全放在自认为很狠的眼刀上。

金巫看了看她,有瞧瞧不幸的男人,沉吟了一下。“需要”

老板~”真要她蕾砍电劈,光剑霍霍吗?

别吼,别ี吼,我听见了,以你们这种状况,买几本书参考是必要的,毕竟你绝对不能ม碰他的背,想要滚来滚去大玩迭迭乐,总要有人委屈点。”瞧,他也๣是有良心的老板,为了这对人、巫的幸福,他大力推荐幸福宝典。

他说委屈点的时候为何眼露同情的看着他?背脊一亮的夏天甫忽然感到不太舒服,手中ณ一沉,多了一本书-《如何让女伴驰骋得更愉快》

驰骋?他的意思不会是骤地一抬头,眼前๩人的绿眸变银眸,朝他一眨眼,似在说∶没错,好好享受被跨骑的乐่趣吧,可怜的小公马。

他越说越偏,还自鸣得意的样子,金子宣啪地叫唤出一团火球。

我要的是除去他背上的十字架,不是听你废话”

火,上上下下跳动,老板的银眸也跟着变色成红。“早说嘛!你什么火,生意做不成也不会赶人耶耶耶!你拉着我干么เ?”没钱好赚的澳客,通常不必理会。

我来找你,就是要你取走不属于他的力量。”再不明白,她只好去求她家老大来和他沟通了。

她打不过他,不代表鬼怒老大也๣不行,起码烧掉他几根头也๣过瘾。

我?”金巫的讶异装ณ的很假,一看就知道是摆摆样子,怕人家以为他不够惊讶。

对,你,金巫是等级最高的巫师,相信没有什么是你办不到的。”她在心里嘀ถ咕着,要不是找不到别ี人帮忙,她才不会找上他这个见钱眼开的奸商。

金巫一听,开始骄傲的自我膨胀。“哎呀!小小才能ม不足挂齿,承蒙大家不嫌弃,看得起小弟我,也不知是天资过人还是才华洋溢,随便练练就金光闪闪,法力无限,上天下地”

老板!”受不了他不要脸຀的大吹特吹,金子宣拍桌子大吼。

是。”他从善如流的一应。

可以拜托你施展法力,让大家都好过些吗?”女巫的忍耐指数是负一百。

呃,这个嘛”他假意迟疑ທ,面有难色。

开、个、价!”再装就不像了。

金巫ใ假兮兮地摇起莲花指。“谈钱伤感情,本店卖的是魔法用具,举凡魔棒、魔法书、魔法材料看得到、摸得到的魔法文具书籍应有尽有,我开的是书坊,不是有求必应魔法便利商店。”

见她瞪大眼狠狠以眼神๰凌迟他,金巫更是笑的像春花全开了似的,十分淫噢!怎么เ闪电了?差点劈中ณ看热闹的人。

也不是不行,不过呢,无形物要用无຀形物换,你要拿你的灵魂或是感情做为交换。”

灵魂?

感情?

一旁被眼前新奇的事物所吸引的夏天甫倏地一转头,微眯黑眸看的不再是长着翅膀飞来飞去的台灯,冷然目光横视银如瀑的桃花男。“小宣,不要求他。”办法是人想出来的,并非非他不可。

金子宣巫婆似的恶脸一遇到情人,立即融化。“不必担心,不会有事的,他,不敢拿走我的灵魂和感情。”

那可不一定,他什么都买,什么都收购。金巫眨着眼,一副我等你来卖的痞子样。

可是”他根本无法安心。

人无魂,怎么活?人无爱,如何爱?

她以眼神安抚,要他稍安勿躁。“老板,你拿走我的眼泪吧。女巫的眼泪有多珍贵,不用我多说。”多数的女巫无泪可流,因为他们不知情为何物,铁石心肠不轻易受何事牵动,因此即使女巫泪水对于各类魔法药有着强大的加乘效果,也很少人使用。

因为太少人能取得了。只有十六岁时看见垂泪月亮的女巫,才有落泪的可能ม,她,就是一例。

金巫佯装为难的嗯了几声,一脸被情势所逼的勉强样。“好吧,成交。”

成交两字一落,一道亮如深海珍珠的白光立时从金子宣昧心飞出,她的身子像受到吸附般往前一倾,光一离体又震晃地往回弹。

白光形成圆形没入金巫掌心,瞬间消失。

接着,他什么也没做,只是朝夏天甫肩颈处点了一下,突地,夏天甫的身体便出风一样的漩流,螺旋๙状的光束从他颈后头处慢慢旋๙转而出。

那是一道相当刺目的光芒,犹如太阳升上海平面,爆裂ฐ开万丈金芒,书坊内的客人一见金光迸射,立刻纷纷扑地找掩蔽,就怕被圣光照到。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