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小说网 > 偏不爱你 > 第四章

第四章

他这莫名的举ะ动,让席应儿有些错愕,但就在东方慕辰的手触及门把之际,她好不容易从他突兀的动作中回过神来。

“大哥,你要去哪里?”许是因为血液中有着相同的基因,即使不是从小一起长大,但她的这声“大哥”却唤得好生自然。

有的人同情那个ฐ苦守空闺的老婆,大声挞伐着那个负心的男ç人,不该抛妻弃子,完全的不负责任。

当然也有人认为事出必有因,丈夫离家,妻子多少都得负点责任。

当自己的眼角不经出息的瞥到自己้被打上石膏的手腕,戚怀风原本恬淡的脸色顿ู时黯淡了下来。

住院两天来,她一直试图去忽略那日的暴力事件为她带来的阴影,但他那极度鄙夷的话语却总在不经出息时窜入她的脑海,凌迟着她所剩无຀几的骄傲。

可是,她能怎么办呢?就如他所说的一样,这几年要不是靠着席家的庇护,她的确不能过着如此恬淡安稳的生活。

“大嫂,你别这样闷着不吭气,若是你真的气,我们去告他伤害,我帮你做证,一定可以让他去坐牢…”

一向贴心的小泵席应儿曾经这样气愤万分的在她的耳际低吼,鼓励她去为自己讨点公道,即使那个施暴者是她的大哥,她却仍选择站在她的身边,护卫着她,光就这一点,就已经让她备感窝心了。

包不要说席家对她有恩,她就算再怎么气愤,也不能恩将仇报,所以她唯一能做的便是任由自己的骄傲被那些不断在脑海里重复的言语,一点一滴的凌迟,直到偿还够了,她便又是一个自由之身。

可是,既然终究是要离开,那为什么她不能现在就离开呢?

既然教她贪恋的平静已经消逝无踪,那ว她还有什么好不舍的呢?

只要离开了席家,就能远离这窒人的一切烦恼,更能远离这吞噬人骄傲的地方แ,那么她就可以做真正的自己้。

她不会是戚家那个人见人嫌的弃儿,更不会是那ว个男人口中的寄生虫,只能依附席家才能ม生活下去。

只要离开了这个地方แ,她就能够拥有新า的生活、新的生命。

‘离开’这个念头方起,便马上在戚怀风的脑海中壮大成为一条巨龙,让她毫不犹豫,勇气十足的掀开覆盖在她身上的薄被。

“我要走,要离开这里…”戚怀风宛若背诵着信条似的,在嘴里喃喃的念着离开的字眼。

不知念了多久,终于她下定了决心,她低下头来拔开还插在手上的点滴,专心于“离开”的戚怀风完全没有发现病房的门在此时被人推开了。

而且那人还正用着一种“她疯了”的表情在看着她。

他的确是觉得她疯了!眼看着针头被拔出的位置因为ฦ她的粗鲁正淌着鲜红的血,东方慕辰也顾不得自己是要来赔罪的,他忽地低吼道:“你在干什么?为什么这么伤害自己?”

听到这如鬼魅般的声音,戚怀风惊愕的一愣,整个人宛若中了定身咒似的一动也๣不动,只能维持着弯腰低头的姿ู势。

不想看他、不ࠏd;๙๕70b;他,更不愿看他。

怕被他看见她眼底的怨和怒,而她知道依他的残忍,自己的怨怒绝对会被他批评为不知好歹,而她再也不想听到这样的批评。

眼见她宛若雕像般的一动也不动,但却可以从她身躯上那ว微微的颤动察觉她的害怕。

深知这样结果是自己的鲁莽所造成的东方慕辰也不强迫她抬头,只是用他那双锐利的眸子紧ู盯着她那只包了石膏的右手腕,与还淌着血珠的左手腕。

他走近她,感觉到她的退缩,他微叹了口气,然后伸手越过她按下了床头的紧急呼救钤,唤来了头等病房的专属护士,然后盯着她重新า将点滴汪入她的身躯。

待护士小姐俐落地完成一切的动作,阖上了门后,东方慕辰什么เ都没说的便直接打开他特地吩咐厨子煮的鱼汤。

一股夹杂着姜味的鲜味马上弥漫在这间豪华的病房中,他手脚俐落的替她盛上了一碗。

“我不饿!”戚怀风的拒绝细不可闻,方才冲动的想要马上离开的勇气在这一刻全都消失无踪。

她承认那日຅的激动无惧在理智重新า回笼的那一刻已然远扬,现在的自己้对他多多少少是有些畏惧与不安的。

他那日狰狞的模样早就宛若鬼魅般的进驻她的灵魂,而手腕上不时传来的疼痛感则ท在分分秒秒间提醒她应该离他愈远愈好。

“喝些汤才能好得快些。”东方慕辰破天荒的用着本就不多的耐心,低声诱哄,甚至还因为ฦ顾念她的伤势,而体贴的拿起了汤匙盛了一

口汤送至她紧抿的唇畔。

&#ีx5c3๑d;๙޺ທ1;๙理智不断的劝告自己最好不要去触怒他,前天他可以折了她一只手腕,谁知道今天他若发起怒来会做些什么。

可是偏偏即使明知自己的拒绝会让自己面临危险,但戚怀风仍不想接受他这莫名其妙的好意。

微微的偏过了头,痹篇了他伸过来的汤匙,也痹篇了他主ว动释放的善意。

他这样的举动算什么เ?先给人一吧掌,再给颗糖吗?她不需要这样的抚慰,她早已经不是三岁小孩了,没那么好骗。

“喝点吧!我承认我那ว日太过于激动,所以没有顾ุ及你的心情,我道歉!”

既然是来道歉的,东方慕辰自然有了承受一切的准备,只不过相较于她那天的粗鲁,今日的她静得有些过份。

他原本以为ฦ今天他来,得要面对一个泼妇的,可是没有想到想象中的泼妇不但不存在,甚至还变成了安静得过份但却执拗的女人。

“我不饿!”细不可闻的话语自戚怀风苍白的唇瓣中窜出,她明显的并不领情。“而且我承受不起,我不过是一个寄生在席家的人,不敢劳烦你的大驾。”

“你…”那难得的好心好意被当面掷了回来,东方慕辰几乎ๆ又要发起火来,可是当他的眼角瞄到戚怀风那里着石膏纱布的右手时,那灼灼的气势又冷却了。

“不管怎么说,先吃东西吧!不补充点营养,你的伤好不快。”再次将舀满鲜汤的汤匙往她的唇办移去。

他努力的想喂,戚怀风却努力的想躲,可是偏偏不管她怎么躲,他就是有办法找到正确的位署,固执的要她喝下匙里的汤。

最后,戚怀风终于受不了这样的对峙,只好抬起了头,对上他的眸,无奈的问道:“你究竟想要怎么样?”

“喂你喝汤。”东方慕辰回答得简单,平和的语气中ณ有着不容他人质疑的坚定。

“我可以等应儿来再喝。”她还是拒绝,顺便提出了一个挡箭牌来证明自己并不会饿死。

“这几天她期中ณ考,我叫她专心念书,不用来了。”见招拆招,他今天可是做好了万全的准备才来的。“难不成这几天,你都不吃东西吗?”

要比固执,全天下大概没有人比得过他了,他若执意要补偿她,就没有让她说不的权利。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