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

接着他们就来到八里坡,不过不是她当年跌下去的地方,反倒是他当时抱她回家的下游……下游……

不过,她当了鬼也这么厉害呀!人家是入夜才出来游荡,而她日头炎炎,光天化日的也敢上来,果真是威风凛凛的丫鬟,连四方小鬼都不敢挡。

金准之连忙凑到床前๩,一脸຀担忧,“灵灵,你是不是又乱摘后山的草药试毒了?是不是上回那带着红点的草药?跟大哥说清楚,大哥替你全拔掉……不、不对,大夫说是七日຅红,奇怪,这后山有种七日红吗?”

是啊、大家永远都在一起,一起守护我们的使命。”妇人轻叹一口气、看女孩没注意听、倒是一直注意身边的景观、又微微笑了,“巧儿喜欢佟家的人吗?”

爷……咱、咱们地图上……有可能ม的地方都挖了,会不会是……”跟了曹惮承大半辈子的心腹王祥支支吾吾的回报。

虽说朱雀城产蚕丝,织造业也๣兴盛,但比起云锦坊百年传承的技艺还是差上一截,所以在朱雀城,祁府跟云锦坊算是敌手,她还真没想过祁แ天昊的挚友,竟是云锦坊的少东。

简单一点的,就叫她写写信,内容大多很无趣,几乎ๆ都是感谢函!,过分一点的,就叫她看帐,她本来想推说不会,但佟忌仇竟然说没关系,他可以三年五载慢慢教,所以她就干脆一点的承认她会了。

紫丫头,看你是累了,不如跟喜丫头歇会吧,等会趁午时正热着的时候再晾衣服就好。”在风紫衣隔壁洗衣的大娘,出声打断她的恍神。

虽说是男子,但其脸蛋出奇俊秀之外,还带着一份娇惑和喜气,红艳艳的小嘴彷佛刚吃了糖渍的红李子,说男又似女。

祁天昊回头,点了点头,“爷爷您回来了。”

任公公捏起莲花指,扭臀跺脚,喳喳呼呼地摆手摇,坐立难安的来回走动,上至御医,下至宫女,他全给骂遍了,无一遗漏。可他还是不满意,凡是祁府的仆从婢女,他见一个骂一个ฐ,没人能逃过他的毒舌攻击,个ฐ个ฐ被骂得体无຀完肤、羞于见人。

别急,翠绿色瓶子,瓶身系了条白色丝线,瓶上有字。”他的声音像是起了安抚作用,她一眼看见瓶子,连忙走回他身边,而他已经撕开右手的袖子,手臂上一道刀伤清晰可见,虽然他应该是点过穴道止血了,但血还是缓缓渗出。

此茶色泽澄澈、碧绿如茵,清甜香气醇韵微甘,沁鼻清香宛如置身群山环绕的田园之中。玉杯雪白,微微透光,冒着烟的香茗置于掌中不觉烫度,可入喉的茶水却烫舌得很,若过于猴急容易伤口,小口细饮方能ม引出茶香。

咱们也该谈一谈了,譬如‘梨花院’这笔帐如何?”她拿出一迭欠款单,张张都有他亲笔签上的大名。

风紫衣眼一沉,磨墨的手没停,“大少爷,你别忘了我只跟祁府签定十年的卖身契,再三个ฐ月就期满,总不可能永远替大少爷管事。”

但前提是―敢不敢用未经允许的祁แ府银两。人家小姐背后的丫鬟可是精明得很,谁有胆向她挑衅?

祁天昊握紧拳头,似乎ๆ能猜到เ祁贵将说的不是好事,“说。”

以后,为了巡ำ店及跟管事们议事,她必须更为得体,因此不能再穿下人的衣服,另一方面,不做下人事务的她几乎ๆ都跟祁แ家主子生活,也不再有到下人房吃饭的规矩,于是渐渐地,她的吃穿用度亦比照祁家主ว子。

叔,你不要难过,人家说城主家又大又漂亮,还有很多饭可吃,我吃饱饱,叔也吃饱饱,大家都不会饿肚子。”少了她一个人吃饭,叔就有银子治他的腿疾,家里人都好过,她该高兴的。

我没有记错,这是我娘教我唱的。她不会记错的,娘每天都会在她耳边唱上一回才让她睡。

梅瑛妩点点头,“好吧,咱们泡壶云雾茶来喝,就让那些宾客等等了。”

要说错愕,应属祁府厅堂那些宾客,那些列席准备喝喜酒的亲友,大概ฐ还在猜想新า娘新郎哪去了,殊不知,新娘正忙着―

只见纤纤素腕一抬,黑子落下,身着红衣红鞋的风紫衣似没事人一般,悠然自得的下着棋,急坏了身后想为她被霞戴冠的丫鬟们。而脸色难看的男ç子便是今日的新า郎倌,祁天昊。

丫ฑ头呀!老太爷说的话你听见没,待会陪我去溜乌龟,我教了它几招乌ไ龟翻身,你一定要来瞧瞧……”

紫衣,我的‘和尚茶’、‘和尚茶’……”

不要呀!紫衣,你快叫江小鱼๠还我银子来,我不找桂花,只想买片桂花糕……”

呜-…紫衣,你不要嫁嘛ใ!大哥又凶又会吼人,你会被欺负……”

呃!紫衣,你看我干脆ะ连祁天昊一起扮如何?婚期照旧行不行……”

七嘴八舌的声浪ฐ如波涛般涌来,你一句我一句地争着开口,闹烘烘地吵杂声一如市集,吵得教人恼。

习以为常的风紫ใ衣倒是见怪不怪,一点也感觉不到เ他们很吵,倒是和她下棋的对手一脸຀不悦,眉头越皱越高,越皱越高……

忽地,具有皇家威仪的宏声扬起。“统统闭嘴,不许再吵。”

一瞬间,鸦雀无声,他满意地勾起唇,不料,才过一会,他就再度见识到什么叫做祁家人―

你以为你是皇帝老子呀!敢吼我们。”祁家人同声同气地一吼。

风紫衣笑着扬眉。[他就是皇上呀!你又输我一盘。”共九十九盘,哎呀,明空大师果然是好对手,不过……至少皇上是个ฐ好帮手。

祁贵妃小产一事、曹惮承叛国案、洗刷前御史大夫孟钦冤案,统统在最近办完,至于曹贵妃,因为里应外合,帮助其父谋反,最后被贬为ฦ宫女,囚于冷宫,曹府一家的财产原本充公,但因为皇上封她为“圣德公主”,赐婚给朱雀城城主,最后那堆财产竟然成了她的聘金。

她想,如果曹惮承知道了……会再气死一次吧。

都是你们害的。”输棋的贤明皇上满心不甘,迁怒吵得他无຀法专心的祁家人。

一听爱妃想家,他这次便亲自护送到祁府,随身照顾。

够了,皇上,该将我的夫人还给我了。”一只大掌抓起一把白子,掌心一握搓揉了几下,再摊开时,已成一堆白色粉末。

祁爱卿,朕再下一盘就好,绝不会耽误你的春宵良辰。”为了赢棋,一国之ใ君低声下气的请求臣子。

天乐,把你的皇上夫君带走,我、要、拜、堂―”再拖下去,天就黑了。

捂着嘴窃笑的祁天乐่挺着五个月身孕,半推半拉的将不甘心的天子夫婿带走,她很幸福,夫君虽贵为ฦ天子却专宠她一人,甚至愿意陪她回朱雀城待产,而她当时说的,如果孩子要她做娘,就一定会回来,现在果然回来了。